网站地图 - XML地图 - 设为首页 - 加入收藏
您的当前位置:主页 > 国内 > 正文

时尚潮流资讯

周航的前半生:拒绝失败意味着拒绝生活本身。

    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:华夏基石e洞察(ID:chnstonewx),作者:周航从九十年代开始创业到现在,二十多年,可以说我生命中一半以上的时间都在创业。一个创业者从南到北的故事1994年,乘着时代的潮头,我和哥哥在广东一起创办了一家做专业音响的公司,后来它成长为天创数码集团(股票代码:400036)。在这个非常传统的行业,我做了近 10 年,算小有成绩,可这终究是一个很狭窄的行业,又偏居一隅。2003 年我的内心开始躁动,就想要新的突破。那时,我大概不到 30 岁,去了长江商学院学习。上学虽然没有解决选择难题,也不能消除焦虑,但能看到新的世界,也带给我一次很重要的人生实习机会。曾经在长江商学院任教的曾鸣教授去了阿里巴巴,随后就任雅虎中国 CEO,他就把我叫过去做兼职顾问。这一段经历对我非常有价值,就像开了一扇窗。过去我虽然知道互联网,知道阿里巴巴,知道雅虎,但只是从一个网络用户的角度,这一次真正从内部了解到一个互联网公司是怎么回事。人心就这样,被视野一点点撑大。作为一个传统行业的从业者,在深入接触互联网后,我有了很多很多的想法,我想过做移动支付,想过做电子阅读、移动洗车、基于通讯录的实名社交等等。任何事情,光想是不会有结论的,因为没压力。今天想得很兴奋,明天想不下去便不想了。那段时间,正如我在《创业家》的专栏里提到过的一个画面:在加拿大深秋的下午,我坐在院子里,盯着一片落叶,从它开始飘下来到真正落到地上,大概有一分钟的时间,我就一直盯着。设想一下,这是一种多么无聊的心情。那一刻我告诉自己,再也不要过这样的日子了,必须要给自己一个时间表,不能再无限制地想下去,因为人不可能等到一件完美的事情出现再去做,更需要做出一个决定。于是我开始做减法,把不想做的、不能做的,一项项划掉,我要在想干、能干和可干之间选出一件有交集的事情。我想过很多事情,2007年我就想做移动支付,2009年想做电子阅读,2010年想做基于通讯录的社交……但什么是我能干的?对我来讲,我懂一点互联网,也懂一点传统行业的做法。什么是可做的?一定是符合未来发展的趋势,且巨头不会介入的行业。想来想去,只有易到这件事情。 “车”虽然不是我最热爱的,但可能是适合我的。我与易到的上半场2010年我回到北京,5月易到成立。这一年,后来被称为中国互联网元年,也是这一年,几乎在与易到成立的同期,优步于旧金山上线。彼时,我们都不知道对方的存在,所以易到是完全的原创。做一件从未出现过的事情,也许挺光荣的,但当时真的没几个人觉得这事儿靠谱。如果仅仅因为别人说不行,我就轻易动摇,可能就没办法创业了,我必须倾尽全力一试。创业,首先要解决“人”的问题。在一切都是0的时候,说服别人加入是个大难题,这时创业者只能从身边的人开始找起,我也一样。有商业规划书还不够,最难的是说服家属, 让家属知道我是一个靠谱的人。后来,我就让合伙人家属面试我。就这样,我的两个创始合伙人汤鹏和杨芸相继加入,再后来有了COO(首席运营官)、CFO(首席财务官)、CMO(市场总监),然后他们带着各自的团队加入,易到的“骨架”算是搭起来了。回过头来看,那时候别人对你的信任,都应该报以感恩之情。易到有了团队,有了App,一步步从0走到0.1、0.2……直到2011年8月易到拿到第一笔融资,有了第一次起步,我们在市场上做了全面推广。易到要做高端的专车服务,让商务人士随时随地能打到专车。我曾经描绘过一种理想情况,不管是在北京的CBD(中央商务区),还是在新疆,在西藏,只要用户叫车,易到就能做到接单。只是,理想很丰满,现实很骨感,不仅没有做到100%接单,易到的订单量也远远没有达到预期。那个时候,我甚至怀疑过做这件事情的靠谱性。2012年春节,我和好友连长(航班管家创始人王江)喝酒。我问他:“你说我做的这叫什么事儿?”他说:“我也不知道。”我又问他:“要不换个方向试试?”他说:“那就试试呗。”那就试试吧!2012年痛定思痛后,易到调整了方向,重新起步,抛弃了早期的POS(销售点)机,采用App绑定信用卡,从时间计费改为时间/路程计费直接面向C端。这次变革让易到形成了完整的交易闭环。不久,易到又有了第二次突破:2013年,战略投资方携程入股易到。所以,从2012年到2013年年底,易到过了一段好日子,有了稳定的获客来源,还一直保持着80%的市场份额。《创业维艰》的作者本·霍洛维茨曾用这样一句话总结他的创业时光:“在担任CEO的8年多时间里,只有3天是顺境,剩下的8年几乎全是举步维艰。”好日子不长,行业就出现了新的变局,DD和KD相继从打车业务切入。即便这样,我们依然认为自己把握得最准,觉得网约车是一个小众市场,易到提供的就应该是一个高品质、差异化的服务,而且在中国挑战出租车行业政府管制的体系是不可行的,所以一直以来易到做打车业务是三上三下。2014年,移动支付把打车当作前沿阵地,巨头的加入让打车市场迅猛加速。即便这样,公司C轮融资的时候,我们本有机会拿到非上市融资里面最大的钱,但我们没要。没过几个月,那笔钱就到了竞争对手手中,这导致易到在之后的补贴大战中过得很悲惨。一年后, O2O(线上到线下)行业迎来史无前例的补贴大战,早期我们的做法是决不参战。那时候,我们不喜抄袭,不好价格战,对手做我们就不做,觉得政策不会允许这样打下去,结果教训很惨痛。完美的轮子,就是没有带缺口的轮子跑得快。竞争对手巨额补贴背后的窟窿,不仅被一轮接一轮的融资填补,还收获了大量用户和庞大数据。等到加入后,易到已经缺失了一大块市场份额,而资本已经不允许我们继续打下去,彼时已经跌落到DD之后。回过头来看,在互联网的世界里,差异化服务、会员体系、强有力的资源,这些都不如流量和价格战。仗已经打不下去了,那会儿我还带着团队坐火车去了延安,寻找精神的力量。但精神无法在短期内转化为物质。在这场200亿的烧钱大战中,形势急转直下,这才有了LS与易到的结盟。2015年10月起,LS启动了对易到的并购式投资。那个时候我的心情很复杂, 一方面觉得公司终于有救了;另一方面,作为创始人,签字交割的那一刻,心里知道公司从此不是自己的,但还需要继续为它的前途和命运担心,继续守护着它。有很多人都问过我,为什么要在那个时候选择LS?放在那个节点上,我没的选。但当时的我一定是做了我认为可能是最好的选择。只是回望过去,有很多地方值得反思。某种程度上,LS的入局确实让易到有了一丝喘息之机。2016年,在很激进的方式下,易到得到了阶段性的改善,但是也埋下了一颗毒瘤,以至于这之后发生了一系列备受舆论关注的事情。其实,并购没多久,LS团队就入主易到,对易到董事会和管理团队进行了相应改组,公司控制权逐步落入他人之手,我和原始合伙人相继退出管理层。后来又因为众所周知的原因,易到受到牵连,再之后,我和合伙人正式辞职离开。我曾经写过一篇文章《一个创始人眼里的〈师父〉》。这两段从南到北的创业经历,就像电影《师父》中南派宗师陈识想要立足天津开武馆,在各种规矩和复杂情势面前,他也许认为时不我待,也许急于求成,但在离开北方的火车上,他依然怀抱着希望。于我自己而言,从传统行业到互联网创业,有别人口中少年得志的时刻,也有行业开拓者的标签;有安然挺过竞争的时刻,也有竞争对手从小蚂蚁长成大象让自己无法喘息的时刻……总之,不管是民企野蛮生长的灰色时期,还是残酷的互联网创业屡屡打破规矩之时,创业的20多年,我都经历过,因此认为自己创业经验还算丰富。但是,易到这一段让我严重受挫,我产生了极大的自我怀疑,甚至认为自己很失败,觉得自己做什么都不对,什么也没做好,尤其是以前觉得自己至少在战略方面还是不错的,可是易到的经历甚至让我怀疑自己的战略能力是不是最差的。也许易到这件事让我表面看起来没什么问题,实际上内伤特别严重。那种失败和过度否定自我的情绪始终笼罩着我,这促使我停下来,想好好地想一想创业到底是怎么一回事,领导力是怎么一回事儿……突然有一天我开悟了,觉得自己接受了失败,我一下明白,要想重新创业,首先要从学习失败开始。我既不满足于自己过往创业经验中的认知,也不迷信权威,不是赶紧找书看创业到底是怎么回事,而是从自我的经历中进行了一个很深度的向内的自我反思,试图走出20多年创业认知的局限,然后形成自我的充分思考,这也是我写这本书的起源。我们如此恐惧失败重新理解创业,首先是从如何理解失败开始。还记得湖畔大学创办时,他们找我沟通,说湖畔大学专门研究失败,这句话非常打动我。我一直认为,成功其实没什么好学习的,因为成功者所具备的天时、地利、人和,这一切都难以复制。相反,我隐隐约约觉得,学习失败才是真正有意义的事情。但是,我们到底为什么要学习失败,怎么学习失败,从中学习什么?对此我似乎一直没有找到清晰的答案,即便在湖畔学习的这几年,我们也从来没有完全真正系统地学习失败。中国人总是忌讳谈论生死,一说起死亡就避而不谈,觉得晦气。同样,一个人或者一家企业的失败,也一样避而不谈,大家认为只有loser(失败者)才会天天把失败挂在嘴边,大多数人只会谈论成功,学习如何才能成功或者更成功。在中国,就是这样一种成功动机过剩的氛围,我们特别崇尚和追捧成功,追随一切当下最红的公司、模式、热词,我们的眼中只会聚焦那些成功者。和成功的待遇截然不同,这个社会又如此厌恶失败、鄙视失败。我们耻于谈论失败,甚至会讥讽一切失败的现象、失败的人。我们经常冷眼看着一家面临崩盘的公司走向灭亡,然后说:“我早就知道如此,你看,应验了吧?”眼见他起高楼,眼见他楼塌了,大家对待失败大抵都是这般吃瓜群众的心态。我们如此鄙视失败,却唯成功马首是瞻,追随到底。成功者走在前面,证明了自己的模式和方向是对的。于是一些人开始抄袭他们的商业模式,模仿他们演讲的风格,甚至开始模仿他们的生活方式,幻想着做同样的事情也能成功。但是夜深人静的时候,我们可以想一下这种“唯成功至上、厌恶失败”的环境最后让我们变得怎么样了。它让我们放弃了独立思考,放弃了真正的创新和探索,只敢去追求成绩,没多少人敢尝试,成功了还好,一旦失败就会被别人看不起,然后就陷入自我否定、内心无比焦虑的状态。我们不妨跳出这个环境,换个角度重新思考,从中你会发现美国创业文化中很重要的一部分是对失败的宽容。而且这种宽容,不仅没有影响到他们的创新,反而鼓励了创业者尝试和冒险,极大激发了创新。中美对待失败的差异我在中国创业二十多年,也去过美国很多次。近十年来,中国的互联网行业从经济总量上来计算,已经快速接近美国,在不远的将来甚至会将其超越。这两个国家给我印象最深刻的地方不是经济上先进和落后的差异,不是开放和混沌的差异,而是中美创业创新文化上的差异,这种差异最核心的表现是对待失败的态度。没有人会乐于失败,但是我们会看到,在美国人们会以平常心态谈论和面对失败。埃隆·马斯克固然把创业形容为“一边嚼着碎玻璃一边凝视深渊”的残酷过程,因为确实需要付出极大代价,然而,在三次发射火箭失败之后,他仍然获得了第四次发射的机会。这一次,他成功了。也许大家是因为他成功了,才对他前三次的失败正眼相看,但很多时候,失败就是一种常态。我看过一部美国电影《醉乡民谣》,记录美国20世纪60年代民谣浪潮中的一位民谣歌手。导演科恩兄弟没有刻意地讲述一个励志的故事,就是从开头到结尾一直在“折磨”主人公,总是让他经历“演出—收工—挨揍”的循环场景。主人公身边围绕着各种在他眼中低俗得不可理喻的表演者,却一个接一个地获得成功,但是他自己因为性格上的不谙世事和艺术上的不肯妥协,最终也没有出名。可是他放弃了那样的追逐,坚持做自己心中的艺术,因为那是真实存在的。即便他没有世俗意义上的成功,导演还是给出了这样的关怀:“你是谁不重要,重要的是,你是浪潮的一分子。”因为在民谣浪潮中,他的存在必不可少。我们再去看历史好了。在硅谷博物馆大厅的某个角落,摆着一台硕大的机器。因为外形古旧,甚至看不出来是干什么用的。看机器旁边当年的广告画和简介说明才知道,这台像商用复印机那么大的机器,竟然是最早的家用计算机,放在厨房里,供家庭主妇们记录菜谱之用。可想而知,这么不实用的家伙的确很难风靡,很快便销声匿迹。再拐一个弯,就看到施乐实验室开发的家用电脑,也是因为成本过高,功能过于简单,失败了。再拐两个弯,是第一代上市售卖的苹果电脑。在乔布斯手里,它开启了一个时代。我们看到在大厅里展示的许多硬件和机器,在当年根本就不是什么成功的发明,更不用说赚大钱了,但就是这些发明,打开了一扇窗,启发了后人的智慧和热情。这中间,你不过拐了两个弯,将近20年的时间就已经过去了,而前人“失败”的点子终于在后人手中“成功”。硅谷的商业文明正是在这一代代人的努力探索中向前。而现在,我们又开始谈论,苹果公司是否已经丧失了创新的活力,那下一个数字英雄会是谁?历史就是这样循环往复。回溯科技史,我们发现推动行业发展的产品,并不全部都是成功的,失败在其中的作用举足轻重。正是那些失败的产品成为革新的养料——失败的尝试也是历史中群星闪耀的时刻。这样一看,所谓的失败是多么美好的事情,这是失败对于我们全社会的价值。如果一个社会还在耻于谈论失败、害怕失败、排斥失败,只崇尚成功的话,我们不太可能有探索意义上的创新。所以,如果你希望这是一个创新的国度,一个创新的社会,那么我们必然需要重新定义失败,重新理解失败。失败是一种宿命有很多人问,学习失败,是为了避免失败吗?我觉得恰恰不是。创业就像跳高比赛,如果以探索和挑战为终极目标,那么失败就是一种必然的宿命。当你知道失败是创业的宿命的时候,就会全然地接受失败,才会有一个要从失败中去学习的心态。你可以成功地攀上一个高峰,让所有人为你欢呼;你也可以就此谢幕,自此离场——但如果你想不断攀越更高的山峰,跨过人生的极限,从终极意义上讲,你的宿命就是失败。在20多岁第一次创业的时候,我犯了很多很多的错误。当时我聊以自慰地说:“这太好了!在年轻的时候,付出这么小的代价,能犯这么多的错误,学到这么多的东西,以后我就可以避免犯这些错误了。”可是在后来不断创业的过程中,我还是不断在犯错,有新的错误,也有老的错误。后来我才发现,错误和失败几乎是无法避免的。我们学习失败的真正目的在于,面对它,接受它,解决它,放下它,然后从中成长,让自己以后生活得更好。于是我总结,学习失败的真正意义在于,我们可以坦然面对失败、接受失败、解决失败、放下失败,而不是避免失败,因为任何人都避免不了。失败几乎就是生命的一部分。拒绝失败,就是拒绝生命本身。这也是失败对我个人的意义所在。那么,到底什么是失败?我问过很多所谓的成功人士,在你过去的生涯里,有没有什么失败的时刻或者失败的感觉?我发现每个人或者每家公司都有自己的“至暗时刻”,奇怪的是当我们在谈论一家已经消亡的公司时,会认为它是一家失败的公司,会像智者一样去点评,大说特说它曾经犯过怎样怎样的错误。但是,假如回到10年前,回到它所处的那个辉煌的时代,我们还会想到它的失败吗?好像很难。最近一次,我又跟朋友们一起讨论失败这件事。某个手机公司,它推出了一个低端系列,被认为是一个败笔,因为这个系列极大地伤害了品牌本身。但反过来想,如果不做低端系列,它会有这么大的用户量吗?它的商业模式能成立吗?世界上没有绝对的正确和错误,也没有绝对的成功和失败,更没有绝对的强大和脆弱——无论从得失的角度还是时间的维度,都是如此。村上春树在《挪威的森林》里,开篇就借渡边之口讲,死不是生之对立,而是作为生的一部分永存。我想,失败和死亡一样,失败也不是成功之对立,而是生命的一部分,失败甚至是成功的一部分。人性中对死亡就是恐惧的,尤其是权力集中的统治者,所以才经常会有长命百岁的妄念,可我们知道生命的常态是死亡,所谓的生不过是瞬间。某种程度上期待长生不老是对生命没有敬畏之心,结果是既没有享受当下,也失去了未来。我们对于生命和失败恰恰需要怀有敬畏之心,要意识到,失败是一种常态,没有企业可以长命百岁,企业的终极宿命跟人的生命一样,会经历出生、成长、青壮年的强壮、中年的瓶颈、衰老直至死亡,关键是你怎么看待这件事情。世事无绝对,成功无绝对,失败无绝对,活法无绝对。这个时代,我们尤其应该重新理解失败,重新定义失败,重新谈论失败,把失败当作重启我们生命观的引子。倘若把这件事情解决,哪怕只是部分解决,都是我们这些创业者对社会莫大的贡献,也希望我们这样的角色,我们的重新理解,如一种陪伴,对正在创业的你有所帮助。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:华夏基石e洞察(ID:chnstonewx),作者:周航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 *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,不代表网立场

     本文由 周航 授权

     网 发表,并经网编辑。转载此文请于文首标明作者姓名,保持文章完整性(包括注及其余作者身份信息),并请附上出处(网)及本页链接。原文链接: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 未按照规范转载者,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 未来面前,你我还都是孩子,还不去下载 App 猛嗅创新!

当前文章:http://www.mmairshows.com/sc876q40/310402-532455-29057.html

发布时间:10:50:56

广州设计公司  产品设计  广州设计  产品设计  广州工业设计  易用设计  易用设计  产品设计  产品设计  广州产品设计  二四六彩  

{相关文章}

PG一能翻过来吗

    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:X博士(ID:doctorx666),作者:R级风。你们还记得PG One吗?去年夏天,他算是如日中天。没过几个月,PG One走向凉凉。就像到了寒冬,那些梳着脏辫的女孩已经消失在了街头。我们迅速清零了记忆。而如今,已经被官方认证赛博死人的PG One,我却意外发现了他的踪影。一、祸起萧墙2017年,23岁的PG One参加了爱奇艺的节目《中国有嘻哈》,和选手GAI一起获得全国总决赛冠军。突如其来的巨大名利让PG One这个平凡青年目眩神迷。△ 少年PG One之烦恼但好景不长,PG One的一些作品从问世起就不断遭到质疑,德不配位导致黑料频发。据不完全统计,PG One成名后在以下方面做出了巨大努力:1. 侮辱死者败坏路人缘;2. 碰瓷万磁王遭品牌商遗弃;3. 和Gai撕逼掀起粉丝骂战;4. 自称原创的《英雄归来》被指证抄袭;5. 陌陌哈草事件;6. 与摩登天空解约事件;7. 夜宿门。这一系列事件都在蚕食着PG One刚巩固起来的粉丝王国。但最重的一锤还是来自PG One自己憋的大招。2018年1月4日,PG One的歌曲《圣诞夜》被全网封杀,虽然他迅速甩锅黑人嘻哈文化。但已然是困兽犹斗,强弩之末。至此PG One的名字完美地和凉凉画上了等号。火箭排名_宝坻新闻网△ 比赛时还和2pac,biggie一口后宫剧情介绍_邮币卡资讯网一个homie,一出事就把人家给卖了二、一路败北出道时间虽不长,但PG One却不遗余力地作了最大的死。据统计,他或许是我们见过的第一个得罪了那么多品牌的艺人。2017年碰瓷万磁王被迪士尼直接开怼,雅诗兰黛和麦当劳见势不妙,火速终结了和他的合作;为《蜘蛛侠:英雄归来》创作的嘻哈单曲《英雄归来》。结果这歌被认定抄袭,PG One这下又得罪了索尼。联合OPPO手机,推出嘻哈单曲《OPPO FLOW》。但两个月后,PG One遭到封杀。OPPO手机迅速撤下广告。艺人被挖出负面新闻遭到封杀的事在我国不止一例。如黄海波、张默、房祖名等,他们有背景有资源,被爆出负面新闻后尚且成了赛博死人。而PG One不仅没背景,还作得一手好死,拥有一帮品牌仇人和同行敌人,在群众眼里已经和会行走的植物人无异。我曾经见过一个新闻,说被封杀后PG One坐高铁回西安,神情落寞。还有人说他打算回家当理发师了,everyone都觉得他不行了。但是我们都低估了他的意志力和对生存的渴望。出乎所有人的预料,PG One不仅没有入土为安,还在坍塌的高墙下反复地做着引体向上,继续他的嘻哈之路。三、四月攻势2018年4月,被封杀三个月后,PG One看风头已过,便小荷露出尖尖角,发了条千字长文的微博。这篇长微博中心思想就一句话:经得起多大的赞美,就受得住多深的诋毁,我PG One以后会用实力说话,把中文说唱推向世界!文末附赠的视频中,PG One敞开心扉,讲述了自己未成名前的种种辛酸往事:父母不合阴影深,校园暴力逼我混,生意失败我心凄惶。这种自我宣言式的回忆录令人想起杨德昌的《牯岭街少年杀人事件》,让我们体会到水是有源的,树是有根的,一个少年一脚踏空都是有原因的。△ 叛逆青年小四在视频里,他连续说了三遍“我心本善”。可惜有好事网友把PG One难得的真情流露说成是新时代的哭腔说唱,称他开创了说唱流派的先河。与此同时,PG One粉丝也从田间地头冒了出来,响应这次攻势。这篇微博的转发数量一度超过80万,眼看PG One就要重登光明顶,当代弥赛亚死而复生,睥睨天下流量群雄。结果如何?这条试水微博在发布五小时后便被删除,不仅如此,连带PG One工作室的微博也被清洗一空。从80万到0只用了五个小时,透心凉。但是这次小失败并没有熄灭PG One之野望。反而,他吸取这次高调复出的失败经验,转向了一条地下复兴之路。△ →↓→↓A四、战略转移+神秘主义阵营四月攻势失败后,PG One反省了他的盲动主义。痛定思痛,决定转移根据地。首先,他放弃了微博实名复活的战略意图,转下地下匿名传播,文体两开花。文,指的是PG One的微信公众号。PG One的公号从诞生就充满了神秘色彩。6月24日,PG One在微博小号上发布了一条微博,并在评论中自评“快乐密码”—MSYKGZHL,翻译过来就是“马上要开公众号了”的意思。△ 没错,他的小号叫做一个莫名其妙的咕噜。我也不知道粉丝怎么能把这段密码解读出来的。仿佛生怕别人找到自己一样,PG One给自己的公号取了一个看似乱码的名字:D1NOVO,这个名字和他本身没有任何联系,你也很难从中看出什么门道。但粉丝们却仿佛在黑暗中看到了光亮,源源不断赶来为PG One抱团取暖。△ denovo:重生2018年7月3号凌晨1点,PG One的公号深夜出击了一条语音,说自己依然保持最佳状态,官司原因导致作品无法公开发行,以后这个公号就是自己的秘密基地。整个公号处处体现了神秘化运营。不久,D1NOVO又释出一张照片。一个神秘男人戴上面罩,跟共济会似的,神秘。△ 神秘男子,在线说唱直到9月24日,PG One终于露出真身。这次复出试探严格遵守了麦克卢汉的传播学理论:先发音频后发图,听觉视觉两不误。取得了非常显著的效果。△ 麦克卢汉:小P,你是不是偷着看我的书了你不得不特别佩服PG One的公号运营能力。一个半路出家的业余人士居然把公号做得如此牛逼,前所未见,闻所未闻,堪称新媒体届一个举世无双的奇迹。PG One的公众号文章多为一段音频,或者就是几句简单的话。从七月份到现在总共才发了14篇文章。但是你知道有多火吗?仅点赞数量都几乎篇篇十万+,文章阅读量最少都是30万起步。△ PG One账号八月份阅读量与点赞量,这个数据让多少新媒体从业者自惭形秽? 图源自PG One的微信公众号为什么他能这么牛逼,这么火?因为他有一大批不离不弃的地下死忠粉。而且pgone同志已经意识到单靠插科打诨,花边新闻无法取得革命的胜利,于是以公众号为根据地打起了游击。定期发布的新歌不再以卖惨为主,而是逐渐找准了自己的风格定位,律动的电子节拍配上终于不用消音的歌词,竟然有种让人想抖腿的冲动。除了发布新歌,PG One还机智地在公号导航栏设置入口美容医疗_袁泉短发网为淘宝店铺引流。一号三雕,谁可匹敌?五、商业巨子计划著名哲学家蒋天养说过:办大事需要三个条件,银子,银子和银子。没错,要想复活最重要的力量就是经费要充足。但是前文已说,PG One得罪了众多品牌商,很难再有经济来源。坚持具体问题具体分析的思考模式,在B端扎不来钱的PG One开始寻求在C端盈利。再次大获成功。怎么来钱?淘宝卖衣服就完事了。但是卖衣服并不是你想卖就能卖。仔细研究这张图你就发现了,PG One很擅长饥饿营销,图中的LOGO全被P去,让人产生无尽的联想。但又在右下角看似不经意露出衣服品牌,Dee Van。2018年8月14号,公号发送了一篇文章:Dee Van主理人特邀问答。看似云淡风轻,实则透露了一个核心机密:我开了一个淘宝店,预售仅两天。瞬间,海量粉丝以及好事者涌入他的淘宝店。卖的都是一些帽衫,T恤之类的基础款衣服。棒球帽288元、夏季T恤268元、秋季帽衫480元。价格并非顶级,设计也中规中矩。但是卖得怎样呢?在开启预售后的半小时内,交易总额突破260万元。对于粉丝而言,她们买的绝不是衣服,而是那份证明自己不离不弃守护PG One的真心。△ 6700多条评价全是好评△&全振动_qq群出租网nbsp;有人在评论里面写散文△ 粉丝为PG One争风吃醋无论是公众号还是淘宝店,PG One一切运营都需要一个完整的团队,这些都需要钱。通过这次卖衣服,一次筹集到足够的资金。有了银子,一切都好说。就可以做一些非营利的项目了。称呼PG One为一句商业鬼才,不过分吧。六、一个不便透露姓名的地下爱国青年筹全国计算机二级成绩_留学考雅思还是托福网集完军费之后,PG One真正开始对自己的个人形象开始战略改造。那场浩大的封杀也让PG One辨明了潮水的方向,他清楚封杀自己的主要力量来自何方,也明白今后该如何夺回失地决定从一个口不择言的rapper,变成一个紧跟时事的正能量青年。而且,从2018年十月底开始,PG One根据历史进程和国际局势,进行正能量说唱评论。第一战,就是diss辱华品牌D&G。2018年11月22号,PG One在公号发出了一首新歌,《NOT ME》。歌词尽显龙的传人本色。△ NOT ME歌词节选第二战,提马迎战Rap Devil辱华事件,化身说唱赵子龙。2018年12月18日,PG One再接再厉,公号推出新单曲,《复读机REPEATER》。 Beat的是MGK有辱华行为的Rap Devil。REPEATER歌词节选有人笑称他是一个说唱时事评论员人设。PG One试图通过这些歌曲力证自己思想先进,让爱国形象深入人心。如今PG One的大号依然有387万粉丝,其微博却仅剩十余条动态。但这十余条微博发挥了重大作用,默默地坚挺在主页,无言地诉说着账号主人的爱国情怀。很快,不少人将PG One的两个爱国杰作发至You湖北自考教育网_工笔细描的意思网Tube的平台上,形成一股扬我国威的浩荡声势。站得稳,说得正。PG One现在吐字字正腔圆,纵观西海岸还是东海岸,亚洲还是西方,他的确做到了思想的巨大洗礼。总结客观评论,PG One的求生之路充满毅力。张默、房祖名这些艺人爆出丑闻后,因有丰厚的家底依然衣食无忧,而PG One家境不如前面二位,出了丑闻一切归零,只能像打不死的小强一样挥着触角继续狂奔。人民群众既健忘又念旧,今年的《中国有嘻哈》全面扑街之际,已经有人开始怀念去年PG One和Gai世纪交锋的盛况。而转入地下工作的PG One在爱国敬业的号召下,新歌也受到了一些好评。△ 虎扑JR对pgone的认可和怜惜有人说,这小伙儿挺拼的。正能量正得发出太阳般耀眼的光芒,我都想戴上墨镜去看他。也有人说他是在棺材里仰卧起坐罢了,最终会憋在棺材里。而这一切,只过了一年。关于他的复出结果如何,这一切,我们拭目以待吧。你觉得呢?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:X博士(ID:doctorx666),作者:R级风。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 *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,不代表网立场

     本文由 X博士 授权

     网 发表,并经网编辑。转载此文请于文首标明作者姓名,保持文章完整性(包括注及其余作者身份信息),并请附上出处(网)及本页链接。原文链接: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 未按照规范转载者,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 未来面前,你我还都是孩子,还不去下载 App 猛嗅创新!

注:凡本网注明来源非本站的作品,均转载自其它媒体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
本站致力于帮助文章传播,希望能够建立合作关系。
若有任何不适的联系以下方式我们将会在24小时内删除。联系方式:
Copyright © 2018 辱华事件网 版权所有

https://www.c8.cn/ylsj/ahk3.htmlhttps://www.c8.cn/ylsj/zj11x5.htmlhttps://www.c8.cn/ylsj/sd11x5.htmlhttps://www.c8.cn/ylsj/pk10.htmlhttps://www.c8.cn/zst/dlt/chusanzs.htmlhttps://www.c8.cn/zst/dlt/hzzs.htmlhttps://www.c8.cn/zst/dlt/zhbzs.htmlhttps://www.c8.cn/zst/qlc/chuliuzs.htmlhttps://www.c8.cn/zst/qlc/chusizs.htmlhttps://www.c8.cn/zst/qlc/sslh.htmlhttps://www.c8.cn/zst/qlc/xlzs.htmlhttps://www.c8.cn/zst/qlc/zxsh.htmlhttps://www.c8.cn/zst/qlc/dqzs.htmlhttps://www.c8.cn/zst/pl5/hzzs.htmlhttps://www.c8.cn/zst/pl5/dxjo2.htmlhttps://www.c8.cn/zst/pl5/sqzs.htmlhttps://www.c8.cn/zst/pl3/joyl.htmlhttps://www.c8.cn/zst/pl3/dxjo1.htmlhttps://www.c8.cn/zst/pl3/zhbzs.htmlhttps://www.c8.cn/zst/6cai/emzs.htmlhttps://www.c8.cn/zst/qxc/hzzs.htmlhttps://www.c8.cn/zst/qxc/jofx.htmlhttps://www.c8.cn/zst/qxc/hmfb.htmlhttps://www.c8.cn/zst/qxc/sqzs.htmlhttps://www.c8.cn/zst/ssq/hslh.htmlhttps://www.c8.cn/zst/ssq/lqely.htmlhttps://www.c8.cn/zst/ssq/lqjo.htmlhttps://www.c8.cn/zst/ssq/lqzh.htmlhttps://www.c8.cn/zst/ssq/zhbzs.htmlhttps://www.c8.cn/zst/3d/dzbbzbzs.htmlhttps://www.c8.cn/zst/bjkl8/dewzs.htmlhttps://www.c8.cn/zst/bjkl8/dszs.htmlhttps://www.c8.cn/zst/bjkl8/jbzs.htmlhttps://www.c8.cn/zst/56.htmlhttps://www.c8.cn/zst/cqkl10/lmcl.htmlhttps://www.c8.cn/zst/pk10/dwmdw.htmlhttps://www.c8.cn/zst/pk10/hmcjzs.htmlhttps://www.c8.cn/zst/cqssc/zonghezs.htmlhttps://www.c8.cn/zst/cqssc/jbzs.htmlhttps://www.c8.cn/zst/31.htmlhttps://www.c8.cn/zst/21.htmlhttps://www.c8.cn/zst/50.htmlhttps://www.c8.cn/jihua/zjkl12.htmlhttps://www.c8.cn/jihua/gd11x5.htmlhttps://www.c8.cn/gaoshou/sckl12.htmlhttps://www.c8.cn/home/loginhttps://www.c8.cn/https://www.c8.cn/zst/dlt/hzzs.htmlhttps://www.c8.cn/zst/qxc/hmfb.htmlhttps://www.c8.cn/zst/pk10/hmcjzs.html